“寄居”生活和提前到来的“末日”

作者:未知

  连续三四个周末加班,我们部门终于完成了一个项目的攻坚,大家提出去聚餐放松放松。临近下班,我准备叫网约车,隔壁工位的小李和赵姐却在讨论坐哪一路公交车可以直达。
  “我已经约了快车。”我的话刚出,他们一个个露出诧异的表情。特别是小林,就像是从没有乘过出租车似的:“周五下班晚高峰,约车得花多少钱啊。”我在心中发笑,工作已经这么辛苦了,难得出去放松,还要挤公交车,也太抠了吧。参加工作后我就很少坐公交车了,出门办事都是乘专车,至少也是快车。我笑着说:“没事,车费我来出,还是不挤公交了吧。”不知为何,办公室的气氛陡然增添了些许尴尬。
  我的家乡在离省城五百公里远的山区,父母都是没有文化的农民。我是村里第一个考上重点大学的,后来又保送了本校研究生。保研成功后,父母特地摆了十桌酒席,父亲带着我一桌一桌敬酒,享受着他人的夸奖和称赞,我对未来充满信心。
  我从小就是父母的骄傲,学习成绩始终排在年级前列,奖状贴满了家里的整面墙。为了让我安心学习,父母从来不让我干家务,也不让我下地干农活。他们最常说的话就是:“你只管好好学习,其他事情不用管。”读大学时,许多从农村来的同学勤工俭学赚生活费,这些我也不用考虑。我只要好好读书,以后还缺这点钱吗?事实也是往我希望的方向发展,毕业后我顺利进了这家发展前景不错的大公司。只是不知为什么,工作能力没得说的我,却经常在和同事相处时碰壁。
  有一次,经理安排我和同事完善一个文案,还说要我进行问卷调查以补充数据。我觉得自己更擅长做数据分析而不是街头调查,便与经理理论了几句。他却觉得我是推卸责任,没有团队协作意识,又说我没有主动学习的能力。可事实上,那些都是我专业之外的事情,难道不是让专业的人做专业的事情才能将效用发挥到最大吗?经理表情严肃,同事们也冷艳高挂,不仅没有替我说好话,有些还对我不滿,这都让我心灰意冷,看来大公司也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好。我甚至觉得,他们就是打心眼里看不起我是来自农村的。
  一天晚上我正喝闷酒,父亲打来电话,我把自己的状况告诉了他。再想起那些在父母帮助下买房买车的同事们,顿时觉得自己比别人低了不止一等。一时心中郁结,我在电话里朝父亲吼道:“如果家里能给我在这里买房,我也不至于现在还租房住,让大家看不起我。”那边的父亲安静了好一会儿,安慰了我几句便挂断了电话。第二天,我还在睡觉,父亲的电话打了过来,他说:“要不,你回来县里工作吧。这边买房要容易些,买房的钱爸妈出。”经过几天的考虑,我决定回老家。
  在小县城,我的高学历成了一种资本,大家纷纷投来艳羡的目光。很快,我在父母介绍下认识了现在的妻子。结婚那天,我特地发了一条微信朋友圈晒出我的新房和新娘,想让以前的同事知道,不用那么辛苦奋斗的我一样过得很幸福。
  可是每当想起父母为我结婚和买房负债累累,我便不敢和他们对视。时日久了,我发现小城实在太小了,公司气氛沉闷,同事间的磨合依然困难重重,我又开始想念大城市自由的空气。“寄居”在父母的荫庇下,顿觉失去了生活的方向和乐趣。我在心里叫苦不迭:“好日子怎么这么快就到头了呢?”
转载注明来源:/6/view-15130028.htm

服务推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