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年制高职学前教育专业“1+X”证书制度的实践与研究

作者:未知

  摘    要: 随着《全国职业教育改革实施方案》的颁布,“1+X”证书制度改革试点工作的实施,职业教育改革进入新的阶段。2017年11月的《全面深化新时代教师队伍建设改革的意见》和2018年9月的《教育部关于实施卓越教师培养计划2.0的意见》均提出积极开展初中毕业起点五年制专科层次幼儿园教师培养,而在现实人才培养过程中却面临一些新问题。
  关键词: 五年制高职    学前教育专业    “1+X”证书制度    实践与研究
  2019年1月14日,《国务院关于印发国家职业教育改革实施方案的通知》(国发〔2019〕4号),决定从3月起开始在职业院校、应用型本科高校开展构建职业教育国家标准,启动“学历证书+若干职业技能等级证书”制度试点,即“1+X”证书制度。2019年4月4日以国务院职业教育工作部际联席会名义,在北京召开了全国深化职业教育改革电视电话会议,教育部部长陈宝生和国务院副总理孙春兰都强调承担“1+X”证书制度改革试点院校要逐渐建立“X”证书制度的标准,提高人才培養质量。因此各举办学前教育专业的本科和高职高专院校积极投入到学前教育专业1+X证书制度的实践与研究中。
  1.学前教育专业“1+X”证书的内涵
  “1+X”证书就是学历证书+若干职业技能等级证书。学前教育专业的“X”证书:祁海芹在研究中认为高职院校学前教育专业的学生应具备的职业能力包括基本职业能力和专业职业能力,其中基本职业能力包括普通话、书法写作能力、外语应用能力和计算机操作能力,专业职业能力包括综合教育能力、艺术指导能力、实践研究能力、管理能力、信息技术应用能力和借鉴国际经验的能力。从这些要求看,我们可以初步认为高职院校学前教育专业应取得的职业技能等级证书即“X”证书应包括:1.基本职业技能证书——普通话等级证书是取得幼儿教师资格证的必须要求、其他职业等级证书是建议要求;2.专业职业技能证书——美术等级证书、音乐等级证书、舞蹈等级证书、钢琴等级证书等;3.教学型证书——奥尔夫音乐教师资格证书和蒙台梭利教师资格证书等;4.专业相关的社会型证书——营养师、育婴师资格证等。
  2.五年制高职学前教育专业“1+X”证书制度实施的重要意义
  2.1促使学生“1+X“”证书的“融会贯通”,提高学生的综合实力。
  职业资格证书是按照国家相关规定,通过政府认定的权威考核鉴定机构,对劳动者的技能水平或职业资格进行客观公正、科学规范的评价和鉴定,对合格者授予相应的国家职业资格证书。职业资格证书是劳动者具备某种职业需要的专门知识和技能的权威证明,是检验高职院校实践教学质量的主要举措和有效手段。证书能够体现持有者的专业知识、技能水平、职业能力,毕业生获得职业相关证书,相当于具备从事某种特定职业岗位的权威凭证,提高就业竞争力。
  “X”证书是培养高层次应用型人才的有力保障,但是这样的人才还必须与“1”即学历教育证书产生有效连接,学前教育专业的课程内容应该尽可能将职业技能等级证书涉及的理论知识拔高,与学生在证书获得培训中学到的理论知识和掌握的职业技能融会贯通,提高学生的综合实力,提高学生就业的核心竞争力。
  2.2推进职业技能等级证书培训教师的培育工作。
  学前教育专业“1+X”证书制度的试点施行工作,将加速优化我国人才资源结构,对高职院校的教师提出更高的要求。学前教育专业推进“1+X”证书工作,既增强了学前教育专业学生在校学习和教师在校授课的紧迫感,又使学生对自己的努力目标有了明确的方向。高职院校中,尤其是五年制高职学生,自律能力相对较差,“1+X”证书制度的建立与推行,对学前教育专业五年制高职学生有一个很好的引领作用,当然教师在其中扮演着重要的培训和督促角色。因此,在学前教育专业“1+X“”证书制度相关标准制定完善后,职业技能等级证书培训教师的培育工作也就迫在眉睫。
  2.3推进“X”证书培训基地的建立。
  加强与产教融合型企业的合作,如联合培养、定向输送人才等,实现培训的精准对接和专业化,促使产教融合型企业与学校课程完美结合的同时,有效开展“X“证书的培训等相关工作,当然学校应做好考核监督的工作。从某一方面来说,“1+X”证书制度推动了“产教融合”的进一步发展。
  高职院校学前教育专业“1+X”证书制度的推进,将进一步提高高职院校学前教育专业学生的硬实力,不仅是一次对技术技能人才培养模式的更新,更标志着人才培养质量的评价模式朝着新的方向转变,过硬的证书将促进学生就业,在提高学生教育程度和技能水平的同时有效缓解结构化就业矛盾。
  3.五年制高职学前教育专业“1+X”证书制度实施的探索
  2019年2月,在成都召开的四川省教育工作会议对推进职业教育改革、深化落实《国家职业教育发展改革实施方案》做出部署,提出完善职业教育教学标准,实施“l+X”(学历证书+职业技能等级证书)证书制度试点,促进产教融合校企“双元”育人,克服长期以来存在的教学与实践两张皮、理论教育与实践操作相脱节的弊病。笔者在实施五年制高职学前教育专业“1+X”证书方面进行了以下实践与研究。
  3.1学习相关文件精神,回应“1+X”证书制度改革。
  认真学习《国务院关于印发国家职业教育改革实施方案的通知》精神,积极落实《全国职业教育改革实施方案》(20条)电视电话会议要求,积极回应“1+X”证书制度改革试点工作,实践育训结合、书证结合的理念,开展适合本校实际的五年制高职学前教育专业“1+X”证书制度实践,探索新的学前教育职教模式,提高人才培养质量。
  3.2开展“3+2”两学段衔接工作,为推进“1+X”证书制度奠定基础。
  开展“3+2”两学段学生管理、课程设置、考试考查、转录考试等方面的研究,提高前三年教育教学质量,为后两年学生获得“1+X”证书奠定坚实基础。人才培养方案明确学生在前三年获得的“X”证书,经过系专业建设指导委员会审核通过后,可以在后两年抵扣相应学分。   3.3高度重视学生获得普通话二级甲等证书问题。
  通过调查,由于普通话二甲等级测试采用机测,五年制高职学前教育专业学生要获得普通话二甲等级十分困难。笔者所在学校前三年中职阶段结束后未过普通话的学生占2014级学生总数的17.72%,2015级占学生总数的27.74%,2016级占学生总数的74.35%,进入后两年专科阶段后,获得普通话二甲证书任务十分艰巨。如果学生不能获得普通话二甲证书,则不能申办幼儿教师资格证,直接影响学生就业和未来发展。
  由于五年制高职学生文化底蕴薄弱,自主学习能力不够,学校学前教育专业学生人数众多,实行三二分段培养,少数民族学生比例大,加上使用机器测试等各方面因素的影响,学生到了四年级专科层次普通话二甲过关率比较低,形势非常严峻。为此,我们修订了人才培养方案,在二年级—四年级增加“普通话”选修课,班级成立普通话学习小组,实施“一帮一”结对帮扶,鼓励学生到校内外考点多次参加测试,积累经验,不断提高学生普通话二级甲等的过关率,为获得教师资格证奠定基础。
  3.4認真研究学生参加全国幼儿教师资格证国考难题。
  3.4.1高度重视证书制度实行可能引发的系列问题
  笔者认为对于五年制高职学前教育专业而言,可以把幼儿教师资格证书纳入“1+X”证书研究之中,如果学生不能获得普通话二级甲等证书并通过幼儿教师资格证国考,就不能获得幼儿教师资格证,毕业即失业,“X”证书将在一段时间内失去意义。
  目前学前教育教育专业学生都必须参加幼儿教师资格证国考,由于国家对中专幼儿教育专业的学生,初中起点五年制高职学前教育专业的学生,高中起点三年制学前教育专业的学生,本科学前教育专业的学生,汉族和少数民族学生试行的是一刀切,一套试题,一个标准。对于中专幼儿教育专业、初中起点五年制高职学前教育专业、部分少数民族文化底蕴差、学习能力不足、身心不够成熟的学生十分不利,过关率必然不是很高,出现部分学生毕业即失业的状况,这一教育现象可能引发家长对学校、对社会的不满,如何解决这一问题是高职院校、教育主管及政府部门应该高度重视的问题。
  目前四川省三年制中专幼儿教育专业的幼儿教师资格证国考过关率非常低,从2019年9月起,四川省五年制高职学前教育专业将首次参加全国幼儿教师资格证国考,形势严峻,因此需要学校对家长进行政策宣传,加强对学生的激励,并为学生提供尽可能多的支持和帮助。
  3.4.2采取多种措施提高学生幼儿教师资格证国考的成效
  2019年11月四川省五年制高职学前教育专业将首次参加全国幼儿教师资格证国考,为了应对幼儿教师资格证国考,采取以下措施。
  第一,做好三年级第六学期的转录考试工作(“语文”“数学”“英语”“专业学科”),提高学生的文化和专业素养。
  第二,修订人才培养方案,将“幼儿园课程”“学前儿童语言教育活动指导”“学前儿童健康教育活动指导”“学前儿童数学教育活动指导”“应用写作”等课程前移至三年级的五、六学期,同时在三年级的第六学期为学生开设“保教知识与能力”“综合素质”选修课程。在第七学期继续开设“保教知识与能力”“综合素质”选修课课程,为学生参加教师资格证国考笔试做好准备。
  第三,对已经通过教师资格证笔试的学生进行面试集训,组织学生参加12月份的教师资格证面试。对于没有通过教师资格证国考笔试和普通话二甲的学生,继续开设“保教知识能力”“综合素质”“普通话”选修课,迎接第二年3月份的教师资格证国考笔试和面试。
  3.5鼓励学生发挥专业优势获得与专业相关的资格证书。
  通过年级大会、学分抵扣措施、用人单位现身说法等方式鼓励学生发挥自己的专业优势,参加如舞蹈教师资格证、奥尔夫音乐教师资格证等考试,获得相应证书,增加就业优势;要求音乐、美术、舞蹈、计算机、英语等学科教师结合“X”证书加强对学生的指导,为学生获得相应证书奠定基础;系上开展丰富多彩的文艺活动,支持学生参加学校各种大型文艺演出,提升学生的专业技能;学生自愿、自主利用业余时间参加校外培训,自主考试获得资格证书。
  同时系上建议学校引进具有学前教育相关职业技能培训资质的机构,利用周末、寒暑假时间开展蒙台梭利教师资格证、奥尔夫音乐教师资格证、育婴师、营养师等职业技能培训,满足学生获得职业技能证书的愿望,获得相应的职业技能证书。
  总之,“1+X”证书制度是落实《国家职业教育改革实施方案》的重要举措,随着“1+X”证书制度试点施行,必将改变高职院校五年制高职学前教育专业的人才培养模式,培养出更多的“卓越”幼儿教师,推动我国学前教育事业向前发展,为建设人力资源强国做出积极贡献。
  参考文献:
  [1]国务院.国家职业教育改革实施方案[Z].国发〔2019〕4号.
  [2]张晓辉.高师学前教育专业实践教学改革的问题与对策[J].湖南社会科学,2017(2).
  [3]王莉.高职院校国际贸易实务专业推行职业资格证书制度的重要性[J].黑龙江对外经贸,2010(6).
  [4]李丽娥.“应用型”学前教育专业人才培养的实践探索[J].经济研究导刊,2017(21).
  [5]李娅婷.中高职衔接教育的障碍因素及对策研究[J].教育教学论坛,2015(24).
  [6]刘文江,高文杰,李维利.工学结合教学制度的界定、框架与功能初探[J].中国成人教育,2011(1):143-146.
  [7]祁海芹.高职学前教育专业学生应具备的职业能力分析及培养[J].现代教育管理,2003(11):64-66.
转载注明来源:/7/view-15130564.htm

相关文章

服务推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