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纵向比较观察法在师范生创意写作教学中的运用

作者:未知

   摘 要:观察之于写作意义非凡,不仅对写作动机与内容起决定作用,还对作品的审美价值与社会价值起着关键作用。目前很多师范生平时不重视对观察能力的培养,或者观察不得法,从而严重制约了作品的质量。纵向比较观察法的有效运用有益于创意写作的开展,促进学生的个性表达。
   关键词:纵向比较观察;创意写作;个性表达
   中图分类号:G633.34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673-2596(2020)02-0106-03
  《全日制义务教育课程语文标准(2011年版)》明确指出:“在写作教学中,应注重培养观察、思考的能力。要求学生说真话、实话、心里话,不说假话、空话、套话。鼓励自由表达和有创意的表达。”但从事多年的师范生写作教学发现:越来越多的学生一提到写作就犯难,觉得无话可写,实在要交差便冥思苦想,搜索枯肠来一段假大空的文辞草草应付。按理来说现在的大学生活是丰富多彩的,写作素材并不缺乏。到底哪个环节出了问题呢?我觉得归根结底还是缺乏对生活本身的观察与思考,尤其是观察方法把握不当,直接制约了作品的质量。
   一、师范生观察方法欠缺
   (一)观察不全面细致
   观察要求全面细致。所谓全面,是指既要作远近高低、俯仰正侧的观察,又要把观察对象置于所处背景中与其他事物进行联系观察,还要作不同天候、不同季节的观察。所谓细致,即抓住事物各个细节、各个阶段、各个方面的特征。这些特征往往是区别于其他事物的本质特征。反之,大而化之的观察,是无法发现这些精微之处的。如周建人在《白果树》一文中对白果树的观察就体现了细致之功力。“白果树是雌雄异株的,大约四个月开花。花极简单,没有花蕊、花瓣这些东西。雄花只在一条柄上生着雄蕊,每个雄蕊只生两个花粉囊。雌花只在每条长柄上生着两个裸出的胚珠”足见观察之细。朱自清有言:“于一言一动之微,一沙一石之细,都不轻易放过”,只有从细处着手,通过比较发现前后的不同特点以及与其他事物的不同之处,方可见出事物的特定神韵。
   (二)观察不持久深入
   由于所测之物并非恒定,仅做一次短暂的观察难免浮光掠影,唯有持久深入的观察才能把握住客观事物的变化形态。这就涉及观察过程的连续性和深入性问题。
   以对山形变化的描绘为例,郭熙(宋代画家)的名句“春山淡冶而如笑,夏山苍翠而如滴,秋山明净而如妆,冬山惨淡而如睡”为后人所传颂,这离不开他本人对春夏秋冬四季的持续细微的观察。
   金代许古亦有金句:“夜山低,晴山近,晓山高。”同样描绘山形的变化,郭熙能显示山的不同面貌,许古更能传达出山的不同神态。这更源于作者对山形白日黑夜、晴天雨天和凌晨傍晚变幻不定的细心察看。
   因此,作为一名写作者,若想捕捉生活中的某种物态,非得长期坚持探入观察不可,对静态物象如此,对人物活动亦应如此。以人物刻画为例,仅察其体态表情未免过于草率,还需听其言观其行,考察其思想素质与文化教养,更要持续了解其在不同场合乃至不同时期的表现。对此老舍见解就较为独到:“观察人物不是一天两天的事,要随时随地,经常地留心。别怕人物一时用不上,更别等到写戏时才去体验人。对人的认识需要时时积累。要写作,脑子里就得有一个人的队伍。认识许多人,也许才能创造一个人。”
   但大量事实证明:目前我们的学生在观察时要么沉不住气,三天打鱼两天晒网,要么不够深入细致,从而导致在写作时缺乏发现力,语言表达也失去辨识度。
   二、观察在创意写作中的作用
   所谓创作,统而论之,是一项富于创造性的活动,是将观察社会生活所获得的材料转化为文字描绘的复杂过程。从某种意义上说,它是诸种能力的合成与反映。一个写作者,若想具备较高的写作技能和素养,必须“十项全能”样样精通,这“十项全能”就包含了平常我们所讲的诸如深刻的观察力、丰富的想象力、敏锐的感受力、熟练的表现力等。其中独到的观察力最为重要,不仅对写作动机与内容起决定作用,还对作品的审美价值与社会價值起着关键作用。
   “‘创意写作’(Creative Writing)作为一种有别于传统写作的开放性的写作方式,更侧重写作个体发现力的发掘,强调以文字创作为形式、以作品为载体,从而成为文化创意产业链最重要、最基础的工作环节。创意写作以鲜明的个性、开放的品质以及诗意的表达取胜,”[2]而这一切若离开了观察能力的培养便成了无源之水无本之木。因此,本论文从纵向比较观察法的角度入手,初步探讨师范生创意写作课堂上观察能力的培养与追求个性化表达的可能性。
   纵向比较观察法,即“一种对事物作历史形态的比较,是以事物发展的时间阶段为坐标,在事物的不同历史过程或阶段之间进行比较的一种思维方式。”[3]
   三、纵向比较观察法在创意写作中运用
   (一)激发写作热情,是进行创意写作教学的前提
   美国现代心理学家布鲁纳也说过:“学习最好的刺激是对学习材料产生兴趣。”传统写作教学过于注重写作的实用性和目的性。创意写作本着激发学生写作热情的宗旨,成为写作教学上的一种全新模式[4]。
   在讲解纵向比较观察之前,教师先要解决内驱力这个问题。通过故事、视频、游戏等手段来激发学生写作热情不失为一种有效有段。比如在上课之前,将他们最喜欢的某个明星年轻时和年老时的照片在一张幻灯片里显示出来,请同学们对比容貌的异同并说说感受。这种开场白将最熟悉或最受追捧的艺人明星纵向比较呈现在学生面前,他们会不由得生发一种“岁月是一把杀猪刀”的感慨,而这种感慨的发出源于细致入微的对比,通过这种具体情境的设置,学生一下子就能把握纵向比较观察的方式方法。
   (二)经典品读,感受纵向比较观察法在范本中的表达魅力
   经典之所以为经典,就在于它的示范性和耐读性,尤其从写作技巧的角度来考察,经典更具有创作手法上的引领性和启发性。大师鲁迅在《祝福》一文中就成功运用了此方法——通过描写祥林嫂三幅不同时期的肖像凸显封建社会女性地位和命运,可谓四两拨千斤。    我们不妨一起来体会一下鲁迅先生的具体表达:
   首先,祥林嫂在夫死出逃的背景下初次来到鲁镇。鲁迅对她的外貌是这样刻画的:“头上扎着白头绳,乌裙,蓝夹袄,月白背心,年纪大约二十六七,脸色青黄,但两颊还是红的。”[5]
   这里,鲁迅主要抓住了祥林嫂的头饰、衣着、年龄和脸色等细节进行具体刻画。作者还特意给祥林嫂的头饰来了一个特写镜头——扎着白头绳,细读就发现作者如此表达别具匠心:扎着白头绳说明了什么?祥林嫂要为死去的丈夫戴孝,这就充分表明祥林嫂即使并没有谨遵“从一而终”的信条,即使年轻健壮、即使有过抗争但依然无法逃脱夫为妻纲的束缚。她的人生悲剧已经开启。
   第二次,祥林嫂从鲁家抢走被卖到山里,夫死子亡后又回到了鲁家,鲁迅对她的外貌是这样刻画的:“她仍然头上扎着白头绳,乌裙,蓝夹袄,月白背心,脸色青黄,只是两颊上已经消失了血色,顺着眼,眼角带些泪痕,眼光也没有先前那样精神了。”[6]
   再到鲁镇,祥林嫂第二次守寡。作者的观察同中有异。同的是:穿孝的衣服和头饰。异的是:脸色和眼光——“两颊上已经消失了血色,眼角带些泪痕”,之前红晕的脸颊血色殆尽,更揪心的是:眼角的泪从未干过。精到的寥寥数笔便将一个在“饿死事小,失节事大”“三纲五常”“三从四德”的封建社会里一个底层女人的处境交代得非常清楚——没有发生任何改变,反倒更加糟糕。祥林嫂抗争后依然回到了不幸。
   第三次,鲁迅描写了一个已被沦为乞丐且处于垂死边缘的祥林嫂:“五年前的花白的头发,即今已经全白,全不像四十上下的人;脸上瘦削不堪,黄中带黑,而且消尽了先前悲哀的神色,仿佛是木刻似的;只有那眼珠间或一轮,还可以表示她是一个活物。她一手提着竹篮,内中一个破碗,空的;一手支着一支比她更长的竹竿,下端开了裂:她分明已经纯乎是一个乞丐了。”[7]
   作者依然是抓住她的头饰、脸色、眼神进行刻画,但将笔墨更多地聚焦在与此相比的不同之处上。头发:40上下的人头发全白。脸色:“黄中带黑”,“消尽了先前的悲哀的神色”,眼神:“木刻似的”,“间或一轮”。作者的观察不仅如此,还另外加了一个特写镜头,由小及大,由远及近:“她一手提着竹篮,内中一个破碗,空的;一手拄着一支比她更长的竹竿,下端开了裂”,此刻的祥林嫂已经贫穷到乞讨时连一个完好的碗都没有的地步了。如果说肉体的掏空是可悲的,那么精神的麻木则是一种致命的绝望。
   这里,鲁迅对祥林嫂不同時期的肖像刻画主要运用纵向比较观察法,观察中,同中有异,更侧重对“异”的观察。这种表达让我们清晰地觉察到人物悲剧命运的不断加深,也更好地凸显了主题。
   如果换一种笔法,只是呐喊式地哀号:祥林嫂真的不幸,丈夫一死再死,唯一的儿子也被狼给叼走,最后还被沦为乞丐!这种不幸是社会的不幸!是制度的不幸!这样的表达就显得非常的苍白无力。
   (三)小试牛刀,检测纵向比较观察法在写作中的运用效果
   在平时的写作中,如果我们能恰当灵活地运用纵向比较观察法,往往能让文章更为含蓄出彩。教师顺水推舟,播放央视公益广告视频《妈妈的等待》,请同学们结合广告内容从纵向比较观察的角度自主立意写一段话。经过一番酝酿之后,其中有个学生是这么写的:
   有那么一条路,和母亲的等待一样长。在那条路上,母亲一直痴痴等待着她的儿子,从小学到中学,从中学到大学,从大学到离家工作,从母亲的芳华美貌健步如飞到满头白发,步履蹒跚,从儿子的牙牙学语天真烂漫到高大英俊……
   教师要求学生当众朗读,并请其他同学做点评分析,得出的一致看法是观察还可进一步细致。经过再三引导,这位学生是这么修改的:
   孩童时的母亲,总是披着一头油亮顺直的黑发在村口等我的放学,晚风飘起洗发水的味道,清香四溢,连同飘起的还有那轻盈的身姿。
  岁月渐长后,母亲在村口等待我的归来,一如那年复一年日复一日地不老时光,只是那头顺直的黑发已被悄悄挽起,像一个丰满莹润的海螺,夹着风尘的辛酸与操劳。
   而现在啊,那挽起的海螺变得如此干瘪,稀疏,黑白相间的花纹讲述着岁月流逝的故事。
   这样一来,学生的观察就细致入微多了,表达也比之前形象生动,只抓住母亲头发这个点进行纵深描摹,笔力集中,很富感染力。
   可见,我们当下的师范生在进行创作时,并不是不会写,也不是没材料可写,而是不得法,以致在具体的描摹时过于粗糙大条。通过纵向比较观察法来进行写作,能使学生的语言更具辨识度和表现力。同时也说明:只有建立在学生自己的观察和体验的基础上并找准观察的方式方法,才能使生活成为写作的素材,才能写出个性鲜明的文字,最终达到创意表达。纵向比较观察法不失为一种有效的观察写作之法。
  参考文献:
  〔1〕中华人民共和国教育部制定.义务教育语文课程标准[M].北京: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2012.
  〔2〕葛红兵.创意写作学的学科定位[J].湘潭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11,(05):104-108.
  〔3〕罗剑辉.论纵向比较和横向比较[J].湖南师大社会科学学报,1987,(06).
  〔4〕杨杰.创意写作背景下高校写作课教学方法改革[J].语言文学研究,2011.32-33.
  〔5〕〔6〕〔7〕鲁迅.彷徨[M].北京:北新书局,1926.
   (责任编辑 徐阳)
转载注明来源:/9/view-15130499.htm

服务推荐

?